從台中往台北
慢慢的 煩惱與記掛的事 像一顆顆被轉鬆的螺絲
不再那麼堅牢的 固守在我腦中

放鬆 放空 遺忘 休息

從台北往台中
夜晚 高速公路的燈光
一輛輛飛梭過去的車 在眼前閃過
雜亂的思緒也一個個 在腦中呼嘯

"不進行世界革命,我們於是就得分割自己,犧牲一定比例得自己,去安撫那個秩序大神"
為了生存 為了遵從 不斷的分割不斷的分割
自我就只剩下那麼一點點
好難以決定

放逐 流浪 找尋
怎麼有這麼多事情
創作者介紹

用ˇ去體會世界

Yap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